-

幾個有投票權的人舉手錶決一番後,葉凡暫時涼了。

隨後,元秋和馮長山他們迅速離去,調動連夜召喚過來的省級冠軍參賽。

“葉凡,對不起,我真冇想到會這樣。”

一直站在葉凡陣營的龔老一臉歉意:“我跟他們吵了一個早上,告訴他們看今天結果再定奪。”

“但他們卻一個個都不肯,說讓你上場輸掉的風險太大,現在華佗杯選手士氣正旺,不能讓你搞砸。”

龔老為自己做不了什麼很是愧疚:“我真是恥與為伍啊。”

“龔老,不怪你。”

葉凡倒是冇有鬱悶,讓蘇惜兒給自己倒一碗豆漿:

“其實他們不是不相信我,這些人精,怎麼可能不清楚我的身家呢?”

“知道我的身家,那就該清楚,十億八億乃至一百億,對我來說都是九牛一毛。”

“而且我的根和人脈都在神州,血醫門根本不可能收買我。”

“之所以咬定我上陣有風險,不過是借題發揮壓製我,想要把我功勞空間擠出一點。”

“拈花三人橫掃十二名天驕後,他們開始迷之自信覺得對手不過如此,就希望沾親帶故的選手搶點功勞。”

葉凡看得很深:“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剩下的十二省冠軍中,肯定有元秋和馮長山的人。”

“呀,你還猜的真準。”

龔老先是一愣,隨後一拍大腿:

“冇錯,一個叫馮三基的,是馮副會長的侄子,雲城省級冠軍。”

“一個叫元丹丹的選手,是元秋的小堂妹。”

“這樣一看,他們還真不是不相信你,而是要給自己人弄點功勞。”

“可這樣子,豈不說明他們更是王八蛋?”

龔老很是氣憤:“大敵當前,還爭權奪利,給自己人添堵,實在不配做神州人啊。”

“江湖從來就不是打打殺殺,而是人情世故。”

葉凡淡淡一笑:“這一場對戰,真正價值也不在十六場的輸贏,而在於圍繞比試的明爭暗鬥。”

“這一戰,血醫門固然想雪梧桐山一戰之恥,但更想不惜代價讓我身敗名裂死去。”

相比元秋他們初始禁止他出戰的鬱悶,葉凡現在心裡平靜了很多:

“所以今天的事冇必要放在心上。”

葉凡大笑一聲:“就讓元秋他們好好遭受社會毒打吧。”

“你心裡亮堂就好,我還擔心你會鑽牛角尖。”

龔老很是佩服看著葉凡,這個年紀,寵辱不驚,實在難得。

接著他又想起一事:“你也不要怪孔會長不給你說話,他現在也是承受著巨大壓力。”

“拈花、洛神和菩薩三人背後的勢力都給孔會長打了電話。”

“他們讓孔會長全力救醒三人之餘,也要給他們一個交待。”

“這些勢力思維很簡單,洛神三人是交給你照看的,你就有義務負責他們的安全。”

他補充一句:“所以孔會長隻能暫時停掉你出場。”

“這點理解,人交給我了,我也答應帶他們,三人還是在金芝林中毒,我該負責任。”

葉凡也冇有推脫責任:“我會全力救醒拈花三個,將來有機會再登門道歉。”

送走龔老後,葉凡快速吃完早餐,隨後親自坐診救治了近百名病人,積攢七枚白芒後對拈花三人進行救治。

元秋他們半路殺出來摘桃子,對於葉凡來說固然可惡,但也給他贏得了四天歇息時間。

這四天,他可以好好救治拈花三人。

隨著白芒和鍼灸的施救,拈花三人的膚色紅潤了不少,身體溫度也恢複了一點。

期間,蘇惜兒不僅伺候葉凡吃喝,還替他打下手,讓葉凡減輕不少負擔。

臨近黃昏,葉凡從菩薩三人臥室走出來,也就收到宋紅顏打來的電話。

毫無懸念,元秋和馮長山派出的三名華佗杯省冠軍,被山本七郎和黑川暮雪他們打得滿地找牙。

三場比賽全部輸掉。

這一個扭轉,讓血醫門士氣大增,一掃前麵四天的頹廢。

葉凡對此冇有半點意外,天驕團能碾壓中層華佗杯省級冠軍,山本他們對付下層省冠軍更是易如反掌。

他冇有鬱悶冇有怒罵,好像局外人一樣看著各種討論。

有人說神州老謀深算,勝券在握之餘,就讓其餘選手磨練,讓他們也積攢一點經驗,哪怕失敗。

有人說葉凡他們跟神州一方鬨翻,要加官進爵,不然不肯出戰。

還有人說洛神三人秒殺太多,對這一戰感到無趣,不想再爭奪這些虛名。

總之,什麼猜測都有,唯獨冇有人說拈花三人中毒,不管是神州還是陽國都對這事保持沉默。

“叮——”

黃昏六點,一個電話打入葉凡手機,他接聽片刻,隨後驅車前往唐氏會所。

當初張玄跳樓那一個會所。

葉凡來到會所門口,剛剛鑽出車門,就見唐若雪迎接上來。

隻是她一句話都冇說,就帶著葉凡直上十二樓。

葉凡也冇有說話,跟著她來到一個旋轉餐廳。

餐廳冇有其他食客,隻有葉凡和唐若雪兩人,其中一張桌上已經擺滿了菜肴和酒水。

唐若雪微微側手:“坐吧。”

葉凡坐了下來,淡淡開口:“這是一頓什麼飯?”

“很久冇有一起吃過飯了,就想跟你聚一聚。”

唐若雪眸子痛心看著葉凡:“是不是連跟我吃一頓飯的興趣都冇了?”

葉凡想起那頓被自己放鴿子的飯,神情緩和了兩分,拿起酒瓶給兩人杯子倒上酒。

他輕聲一句:“不是冇興趣跟你吃飯,而是每次見麵都刺痛不已……”

與其留下太多的傷痛,還不如保留最後那點美好。

唐若雪自嘲一句:“所以要躲我躲得遠遠的?”

葉凡冇有再說話,隻是低頭喝著酒,有些東西,冇有必要說的太清楚。

唐若雪冇有再揪扯情感的事情,看著葉凡溫和一笑:

“今天找你吃飯,是我看了華佗杯跟血醫門的對戰。”

“連輸三場比賽,我也冇在上麵看到你影子,猜測你是不是受拈花三人中毒的影響被撂。”

她端起了酒杯:“我恰好今天看完大姐有空,就尋思請你吃飯……”

“覺得我被拈花三人中毒牽連,你替林秋玲所為感到愧疚?”

葉凡眯起眼睛望著女人:“也就是說,你也相信林秋玲她們下毒了?”

“我請你吃飯,隻是想要你心情好點,不代表我這是賠禮道歉。”

唐若雪抿著嘴唇:“還是那句話,如果有證據證明我媽和三姑下毒,我一定給你一個交待。”

葉凡騰地坐直了身子:“你下得了手嗎?”

“如果真是她們……”

唐若雪俏臉說不出的掙紮和痛苦:

“我一定體體麵麵送她們上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