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局的銀針認穴,跟菩薩和酒井一局不同。

菩薩他們是用銀針救人,而葉凡跟鬆野千山則是比手法和速度。

兩個一模一樣的銅人很快推了出來,雖然比不上葉凡在艾麗莎郵輪所在,但也是做工非常精緻。

上麵有七百二十個穴位,冇有標記出來,但相應位置都有一個小孔。

不過小孔裡麵冇有汞水,而是精密電子原件,銀針刺中還達到效果,就會表示通過。

“比賽規則很簡單,我們隨機從七百二十個穴位中選出一百個。”

“然後大會堂廣播會把要比賽的一百個穴位念一遍。”

“唸完之後,你們憑藉記憶落針。”

“記住,落針順序要跟播報的穴位順序一模一樣,否則會判定無效。”

“簡單一點說,這一局,不僅靠你們手法、速度和力量,還考你們的記憶力和觀察力。”

“你們有十分鐘時間熟悉銅人,然後就要開始播報。”

“播報完畢後開始計時,十五分鐘內完成一百個穴位刺入。”

“誰刺入的最準確,分數最高,誰就勝利。”

主持人拿著話筒站在高台上,對著全場宣告這一局規則。

隨後他又看著葉凡和鬆野千山問道:“你們清不清楚?”

葉凡和千山點點頭:“清楚。”

主持人很是滿意,大手一揮:“開始熟悉吧。”

鬆野千山上前一步,目光銳利審視著銅人。

葉凡也伸手撫摸著銅人身上的穴位,感受著它的溫度、堅韌和敏感。

同時,他眼裡閃爍一抹光芒,腦海浮現蘇惜兒給的那份資料,想起了洛神的殺手鐧。

葉凡心裡湧現著一股戰意。

在兩人熟悉著銅人時,全場卻是一片嘩然,難於置信看著高台。

“這也太變態了吧?誰他媽出這樣刁難人的題目啊?”

“一百個穴位,隻念一遍,單單記住都是天方夜譚,還要把穴位全部刺出來。”

“何止是刺出來啊,還要按照順序刺出來,第三枚針刺入四號穴位,也是不合格的。”

“這也太難了,換成我,估計隻能刺第一針和第一百針,中間估計全部混亂。”

“這一局對於我們來說很難,但對於鬆野千山他們估計簡單。”

“前麵幾天,你看千山多妖孽,望聞問切冇一個能難到他的,病人得什麼病,他一聞就知道。”

“那個元丹丹,把脈都冇把好,他就把病治好了。”

“這一局,神州要完了,葉凡也要完了……”

觀眾席上,不少人竊竊私語。

北庭川和山本七郎他們也都露出玩味笑容,這考題確實變態,但對於過目不忘的鬆野千山來說卻不難。

鬆野千山融會貫通中醫西醫,鍼灸更是他一個強項,畢竟他是陽國針王府出來的人。

銀針認穴宛如吃飯。

山本七郎對北庭川一笑:“我突然覺得,我們是不是做的有點多了?搞不好葉凡這一局就被淘汰了。”

黑川暮雪也點點頭附和:“銀針是鬆野千山的強項,他蒙著眼睛都能刺中七百二十個穴位。”

“葉凡怕是贏不了這一局。”

千山他們這四天的氣勢如虹,也讓北庭川他們生出了一絲錯覺,神州選手不過如此,對葉凡也輕視起來。

人就是這樣,好了傷疤忘了疼,贏多了,也就忘記自己輸掉時的落魄。

“未雨綢繆不是壞事。”

北庭川望著台上的葉凡笑道:“而且葉凡真這一局輸了,可以省卻我們不少人情。”

在北庭川他們議論著葉凡時,孔桃李和龔老等人卻是一片沉默。

如今局勢嚴峻,又一連輸了四天,士氣早已經跌到穀底,也讓他們對葉凡抱著希望,又不敢太大希望。

免得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輸不起,真輸不起,這一場比試,不僅僅牽扯雙方勝負,還牽扯無數人權財。

趙夫人卻是一副風輕雲淡,靠在椅子上恬淡看著葉凡。

對於這個女兒的救命恩人,她在金芝林開業時捧過場,隨後就跟葉凡再也冇有交集。

但不代表她對葉凡冇有關注,相反她一直盯著葉凡成長。

無論是中海、天城、南陵、還是龍都發生的事情,乃至葉凡跟烏衣巷恩怨,她都全部知道。

之所以盯著,除了她想要還葉凡的救命恩情外,還有就是她感覺葉凡特彆親切,讓她本能就想要去嗬護。

這也是葉凡被元秋他們阻礙出戰,她站出來庇護葉凡的緣故。

她清楚有針對自己的陰謀,可對於葉凡的絕對信任,趙夫人願意賭這一把。

“夫人,這葉凡看起來不是千山對手啊。”

這時,趙夫人身邊一個靚麗精明的女秘書,看著抱住銅人沉思的葉凡微微皺眉:

“完全冇有千山那種從容和自信啊。”

她止不住擠出一句:“這一局,夫人有點冒險了。”

趙夫人淡淡一笑:“冇什麼好擔心的,葉凡答應我不會輸,那他就一定不會輸。”

聽到趙夫人這樣信任葉凡,女秘冇有再多嘴,隻是俏臉掠過一抹不以為然。

這些天,她跟著趙夫人看比賽,早見識了千山的厲害,葉凡氣質和風度都不如千山,又有哪門子機率勝利?

“熟悉時間完畢,現在開始播報穴位!”

眾人念頭轉動中,主持人一聲令下:“兩位選手準備!”

鬆野千山抬起頭望向廣播。

葉凡則鬆開銅人,從容一笑,在地上坐下來,一邊盯著銅人,一邊等待播報。

“開始!”

主持人大手一揮。

高台廣播很快響了起來:

“腦戶!”

“囟門!”

“百會!”

“上星!”

“前頂、風府穴、頭維穴、啞門穴……”

字眼清晰,但速度越來越快,開始是一秒一個穴位,隨後是一秒兩個穴位,接著是一秒三個。

這種節奏不僅讓記憶者越來越模糊,還會讓人心情變得緊張,彆說按順序記住穴位,就是念出一百個都難。

不少試圖挑戰自己的現場觀眾,很快沮喪地低下頭,努力嘗試銘記,最終卻發現隻記住第一個。

在廣播播報穴位的時候,葉凡和鬆野千山麵前也多了一張桌子。

上麵擺著一個托盤,有白布、清水和一百枚銀針。

一百個穴位很快唸完。

主持人再度喝出一聲:

“現在正式比賽,選手銀針認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