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醍醐灌頂,是拈花的殺手鐧。

這一招是專門用來喚醒心裡有結的人,不僅能讓病患者茅塞頓開,還能把人從心魔中拉出來。

拈花跟蘇惜兒一見如故後,也就把這一招傳給蘇惜兒。

葉凡的昏迷不醒,蘇惜兒一直冇有出手,擔心自己道行不夠,診治會讓葉凡受到傷害。

但現在孫聖手他們都束手無策,她還聽到葉凡不堪回首的童年,她就想要嘗試用醍醐灌頂。

蘇惜兒覺得,即使不能擊碎葉凡心魔,也可以化解他不少掙紮。

至少,這一招有利無弊。

聽到蘇惜兒有法子讓葉凡醒來,宋紅顏他們都很高興。

而且這些日子,金芝林眾人也都見識了蘇惜兒厲害,所以協商幾句就讓蘇惜兒對葉凡治療。

為了不影響蘇惜兒的醫治,金芝林眾人還把後院空了出來,讓蘇惜兒能夠安靜施展醍醐灌頂。

臨近黃昏,蘇惜兒準備妥當,抿著紅唇走入葉凡房間……

很快,她站在葉凡的麵前,看著扭曲的麵孔,心裡疼惜不已。

隨後她很快恢複平靜。

蘇惜兒先給葉凡灌入藥汁,讓他有能量跟心魔抗爭,接著又點上安寧的檀香。

檀香緩和葉凡些許情緒後,蘇惜兒就伸出右手,輕輕放在葉凡的額頭。

她凝聚精氣神,唸唸有詞,把拈花教給自己的東西,慢慢釋放出來……

“滾出我們錢家,我們現在有兒子了,不需要你傳香火了。”

“就是,真後悔當初五萬塊買你,吃大虧了,不行,我們要賺回一筆。”

“下午就去孤兒院,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錢家不會再養你了,彆在我們麵前哭。”

“小光頭,院長說你打碎他的酒,要拿繩子把你吊一天。”

“快跑,那幾個人要打斷你的手腳賣去南方乞討。”

“這是我們地盤,你來這裡擺碗,老子打死你……”

無數次從昏迷之中要醒過來,又無數次沉入更深的昏迷之中。

一個接一個念頭,在葉凡腦海不斷浮現,又不斷沉了下去,像是淤泥一樣纏住了他的心智。

葉凡努力想要爬出來,想要躲避那些畫麵,殘酷記憶又毫不留情把他陷入進去。

他全力掙紮,卻隻讓自己更加痛苦,六歲以前能記住的畫麵,一個接一個衝擊著腦海。

突然,葉凡記憶閃過一片刀光,又鋒利又毒辣,朝著他脖子狠狠劈殺而下。

他不記得經曆這個記憶,隻是依然淒厲喊道:

“不要——”

這是一聲充滿了絕望和滔天恨意的怒吼。

在這記吼叫聲中,還帶著一股不屈的反抗,以及無窮儘的殺戮的意念。

接著,葉凡又看見了南宮雄,看見了江世豪,看見了宮本,還有苗金戈和苗氏八祖。

他看見了所有想要他死的人。

“殺,殺,殺!”

葉凡痛苦的記憶開始被殺戮替代:“殺死他們!”

一記凶戾地呼喊從內心深處升騰而起,狂嘯著,咆哮著。

滔天的恨意讓葉凡感覺全身要炸開。

經曆小時候的顛沛流離,任人欺負,長大後的葉凡隻想粗茶淡飯過些安穩日子。

可不論他怎麼忍氣吞聲,麻煩卻一個接一個找上來,他的危機也一直無法停歇。

不僅他自己多次九死一生,就是唐若雪、宋紅顏和父母他們,也被自己再三牽連。

葉凡底線一再被挑釁,他感覺無法忍耐下去了,他也不想自己和身邊人受到傷害。

所以他要殺光敵人,殺光全部要他死的人。

“嗖——”

就在葉凡殺意淩厲扭曲著麵孔時,他滾燙的額頭多了一絲泌人涼意。

耳邊也多了一道聲聲晨鐘、隱隱禪唱,和葉凡心底的暴戾情緒相抗衡著。

同時,一股強大的精神念力注入了葉凡的身體之中。

“菩提薩陀,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掛礙。”

“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隨著佛經的精神念力的注入,葉凡的呼吸漸漸平穩了下來。

但這種神智的恢複,讓葉凡承受的痛苦更加鮮明清晰,也更加讓人難以忍受,有如身入烘爐。

他想要發泄,想要讓痛苦和戾氣全部發泄。

此刻的葉凡,就好像是即將爆發的火山。

蘇惜兒看到葉凡情緒好轉,俏臉多了一抹驚喜。

她繼續凝聚精氣神,繼續緩解著葉凡的痛苦,嘴裡還輕輕念著經文,希望能讓葉凡早點醒來。

“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流,問君身在何處?”

“無過去心,無將來心,無現在心,還汝本來麵目!”

冇有多久,蘇惜兒突然感覺,葉凡好像不僅呼吸緩和,情緒也開始平穩,她就睜開眼睛。

蘇惜兒清晰地看到,痛苦的表情完全從葉凡的臉上消失,卻而代之的是空洞和熾熱。

那是一種熱到骨子裡的滾燙。

蘇惜兒低呼一聲:“葉凡!”

不喊還好,一喊,葉凡抓著她的手突然坐了起來,鼻子噴出一口熱氣。

不等蘇惜兒作出反應,葉凡就將她粗魯地拽了過去。

見到葉凡毫無感情的麵孔,還有熱熱的胸膛,蘇惜兒身軀止不住抖了一下。

她想要掙紮卻現無法對抗。

葉凡把她緊緊摟在了懷裡。

“葉凡…葉凡,你要乾什麼?”

麵對突如其來的變化,蘇惜兒渾身先是一僵,隨後死命地掙紮了起來。

隻是她的力氣完全不夠,掙紮幾下就把葉凡牢牢控製。

蘇惜兒突然想起,拈花提醒過,醍醐灌頂如果功力不夠,很容易會遭受患者的傷害。

因為如果無法讓患者幡然醒悟,就會讓他心底戾氣做最後的發泄。

這就需要一點武力壓製患者。

蘇惜兒救人心切,卻忘記了自己風險。

“不要……葉凡,不要這樣!”

被葉凡的身體壓著,蘇惜兒感覺一座泰山封住自己。

葉凡湊近了蘇惜兒的臉。

“葉凡,我是蘇惜兒!”

蘇惜兒低呼一聲,努力提醒著葉凡,同時用雙手去拍葉凡的腦袋。

“嗬——”

葉凡微微偏頭避開女人雙手,隨後額頭抵住了蘇惜兒的脖子……

蘇惜兒做著最後的掙紮:

“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