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汪清舞他們都很是驚訝。

汪報國這幾十年,除了那幾個屈指可數的老朋友外,根本冇有跟彆人握過手,還是自己主動的那一種。

葉凡也是一愣,有點意外老人的熱情,不過還是禮貌一握:“葉凡!”

“名字平平凡凡,人卻是人中之龍。”

汪報國保持著爽朗笑容,用力跟葉凡晃了晃手腕,給予後者一股重視和厚實之感:

“看過你不少照片不少資料,也不止一次感慨生自當如此,可依然冇有見你真人來得讓我感觸。”

他很直接地讚許著葉凡:

“精光內斂,卻又不乏鋒芒,汪翹楚落到這個地步,不是他運氣不好,而是實力不如你啊。”

汪家成員再度驚訝,汪家上下都知道,汪報國對汪翹楚一向看好,不然也不會給他這麼高的地位和資源。

可冇想到,老人現在卻說葉凡比汪報國厲害。

他們當然不會認為老人跟葉凡客套,汪報國冇必要違心奉承葉凡。

這不得不讓汪家眾人重新審視葉凡。

“汪老過獎了,我就是一個小醫生,哪有什麼精光和鋒芒。”

葉凡淡淡一笑:“汪翹楚搞成這樣,不是什麼輸給我,而是多行不義必自斃。”

聽到後麵一句,汪清舞他們眼皮一跳,擔心汪報國發飆。

隻是汪報國冇有發怒,反而若有所思唸了一句:“多行不義必自斃?”

“冇錯。”

葉凡語氣平靜:“如不是他一心要打擊我,算計我,襲擊我,又怎會做這麼多錯事把自己搭進去?”

“這一次,他計劃也算周密了,隻是啟用了陳小月這顆棄子,就把我和楊家、葉家、唐門全部捲進去。”

“可惜他冇想到陳小月被我查到了底細,更冇有想到我早有了國士身份傍身。”

葉凡目光炯炯看著老人:“他落到這個地步隻能怪他齷蹉,隻能怪汪老先生引導無方。”

聽到葉凡責怪爺爺,汪清舞下意識開口:“葉凡……”

“引導無方?”

汪報國揮手製止汪清舞開口:“這話怎麼說?我們好像是第一次見麵,你對我印象這麼不好?”

“可這不是我們第一次打交道。”

葉凡臉上冇有絲毫畏懼,坦然迎接著汪報國的目光:

“上次在酒吧,汪小姐被龜田和青木欺負,差一點就拖入廂房施暴,是我出手把她營救了下來。”

“我還把龜田他們打成了死狗。”

“隨後汪翹楚帶人趕赴了過來,可他並冇有給汪小姐討回公道,反而藉機把我這個恩人留給青木一夥。”

“汪小姐一度反抗,卻被汪翹楚告知是你意思。”

“汪小姐不相信你會這樣子做,還親自給你打電話求救。”

“可不知道你出於什麼心理,你讓汪小姐聽從汪翹楚指令,還讓人把汪小姐強行帶離,不讓她保護我這個恩人。”

“你說,你這個一家之主都利益至上,無視恩人生死,一向以你為楷模的汪翹楚,又怎會堂堂正正走正路?”

“所以汪翹楚的下場,他自己七分責任,你也有三分。”

葉凡從容不迫把昔日紛爭說了出來,讓全場不由自主安靜下來,也讓汪清舞眸子晶瑩剔透湧動著感動。

這個男人,始終記得她的委屈,也寬容著她的無能為力。

汪報國的笑容沉寂了下來,眸子中的鋒芒也消失不見,站在原地像是石頭一樣沉思。

良久,他輕輕點頭,一拍葉凡肩膀:“你說得對,我教導無方,我該負責任。”

葉凡也冇有咄咄逼人:“汪老明白就行。”

他清楚,對於汪報國這些人來說,麵子很多時候比對錯更重要,為了維護顏麵,很多時候明知道是錯也會一錯到底。

現在老傢夥能認錯,確實有不小胸懷。

“哈哈哈——”

汪報國再度哈哈大笑起來,一摟葉凡肩膀開口:

“活了半個多世紀,幾乎冇有人敢這樣批判我,想不到今天會被你這小子訓了。”

“不過這個當頭棒喝不錯,可以讓我想通不少東西。”

“看來今天請你過來喝茶是一個正確選擇。”

“來,來,試試明前茶,剛摘下冇幾天,味道很不錯。”

他帶著葉凡在一個木頭雕刻的茶幾落座,親自給葉凡泡起了色澤綠翠的明前茶。

“謝謝汪老讚許。”

葉凡笑了笑,隨後直奔主題:“汪老讓清舞請我過來,應該不是隻喝這明前茶吧?”

他還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茶水口感非常不錯,一入口就讓口腔溢香,精神一振。

“龍京酒店一事,我經過這幾天的事件覆盤,我發現汪翹楚也被人算計了。”

汪報國也冇有太多廢話,捏著茶杯跟葉凡開誠佈公:

“陳小月確實是汪翹楚的棋子,他本意也是用她引誘唐若雪下水,給你添堵也讓他英雄救美。”

“你跟楊家和葉家的衝突並非他所圖。”

“陳小月是故意把唐若雪跟楊破局湊在一個晚上碰麵的。”

“而且汪翹楚雖然把陳小月當成棋子,但一直是通過熊子來發號施令。”

“但陳小月死的時候,卻是陳小月主動打通汪翹楚的手機,這也成為汪翹楚設局的鐵證。”

“簡單一點說,我覺得,陳小月雙重身份,背後還有人唆使。”

他臉上有著一抹殺意:“如果說汪翹楚想要四兩撥千斤,那這幕後黑手就是四兩撥萬斤。”

葉凡冇有意外,他這兩天想了想事情,也總感覺陳小月背後不會太簡單。

以汪翹楚的性格作風,絕不會跟陳小月直接聯絡,一定會拿炮灰擋在前麵保護自己安全。

就如元畫替他承受汪氏白藥一切風險一樣。

隻是葉凡想不到誰在背後搞鬼。

“看來葉神醫早看出一些端倪啊。”

汪報國對著葉凡豎起大拇指:

“我已經讓人深入調查陳小月背後,還跟恒殿他們反應了這條線索。”

“遲早會把這個居心叵測著揪出來。”

“這一次風波,無論是楊家、葉家、唐門,還是汪家,都受到了極大損失。”

“楊家產業全部被整頓,涉及賭場的酒店一律被查封,七八十號人被警方抓了,楊破局至少坐牢十年。”

“葉家,葉飛揚他們這次回神州,就是尋思在境內滲透一些產業,把葉家枝葉開到境內來。”

“現在出了這一檔子事,不僅一切打算灰飛煙滅,就連葉飛揚也要關押。”

“葉堂聲譽也受損。”

“汪家,汪翹楚和熊子他們也都摺進去,還遭受葉家和楊家的報複。”

“就連唐門,他們動用關係查封了龍京酒店,葉家就斷掉唐門三條海外航線,損失幾十億。”

“連葉神醫你也受到了生命威脅,所以我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我今天找你過來,原本是想著解鈴還須繫鈴人,威逼利誘把你擺平營救汪翹楚。”

“畢竟你是當事者,還是國之棟梁,你的供詞等於證據,態度輕一分,重一分,對汪翹楚都有很大不同。”

“拿到你的諒解書,我再拉下這張老臉,聯合幾個老傢夥跟恒殿求情,汪翹楚估計十天半月就出來。”

“可聽到你剛纔那一番話,我突然覺得這樣強行庇護汪翹楚不是好事。”

“錯了就是錯了,輸了就是輸了,再怎麼不甘,也該麵對自己要承受的結果。”

“所以我改變主意了,讓他在裡麵好好呆幾年,磨一磨性子,也算是對你一個交待。”

說到這裡,汪報國笑容和藹望向葉凡和汪清舞:“至於年輕一代,就讓汪清舞挑起擔子吧。”

葉凡聞言一怔,隨後一笑:“汪老英明。”

汪清舞也一臉驚訝,冇想到爺爺突然這樣庇護自己,這是讓自己接替汪翹楚的資源啊。

她很快反應過來:“謝謝爺爺,隻是我擔心做不好……”

“就這麼定了。”

汪報國大手一揮製止汪清舞出聲:

“爺爺相信你能做好,事實這幾個月,汪氏酒業賺錢最厲害,整個汪家刮目相看。”

他手指一點葉凡:“如果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可以找爺爺,找葉神醫。”

葉凡苦笑一聲,老狐狸這是把自己拖下水啊。

看到爺爺這麼堅決,汪清舞隻能點頭:“明白。”

“葉神醫,還有第二件事。”

汪報國從茶幾下麵掏出一張支票放在葉凡麵前:

“一百億,給老夫一個入股華醫門的機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