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琪琪——”

葉凡丟掉茶杯,一個箭步衝上去,攙扶住唐琪琪喝問:“你怎麼了?”

他迅速伸手給唐琪琪把脈,隨後臉色微微一變。

唐琪琪被人下藥了,藥性很強,讓身體滾燙的跟烙鐵一樣。

唐琪琪被葉凡手指一碰,身軀微微一顫,下意識想要掙紮縮回,結果發現是熟悉的麵孔。

她微微張啟紅唇:“姐夫……”

“彆說話,保留體力。”

葉凡捏出幾枚銀針刺入進去:“有我在,不會有事。”

唐琪琪溫柔閉眼,任由葉凡診治。

“閒雜人等滾蛋,不要讓老子說第二遍。”

幾乎同個時刻,一陣喧雜腳步聲靠近,還伴隨著唐海龍邪惡笑聲:

“琪琪妹妹,你跑什麼跑啊,衛少隻是想要跟你談談人生,你跑的比兔子還快,這是把我們當成壞人啊。”

“畢竟我們是好客唐門,你這麼不給麵子,可有點不禮貌了。”

唐海龍很快出現在葉凡的視野,臉上殘留腫脹傷痕,但精氣神卻十足。

他的身邊,跟著一個身穿西武運動服的桀驁青年。

二十七八歲,濃眉大眼,眼神炯炯,頭頂的短髮根根堅起,給人極具攻擊力的感覺。

下巴處的鬍子雖然刮的乾乾淨淨,但那皮膚上留下的藏青色鬚根,仍然使他看起來非常的野蠻粗狂。

他眼神跋扈,滿臉的張狂之色,一幅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樣。

“你們要乾什麼?”

這時,辰龍已經起身橫擋了過去:“這裡被我已經包下了,你們不能隨便進來。”

“啪——”

唐海龍冇有半點廢話,直接一巴掌打在辰龍臉上:

“滾蛋,暴發戶。”

辰龍裝扮跟土財主一樣,腳上還蹬著解放鞋,唐海龍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

辰龍被打了一個正著,臉頰頓時多了五個紅印,但他冇有發飆發怒,隻是捂著臉焦急抗議:

“你們怎麼動手打人啊?”

看到辰龍這個樣子,幾個要從二樓衝下來的烏衣巷殺手,頃刻恢複沉默站回了自己位置。

“媽的,聽不到老子說話嗎?給我滾出這裡。”

唐海龍又是一耳光打向了辰龍:“馬上滾!”

辰龍伸手擋了一下,唐海龍這一巴掌落空:“有事說事,乾嗎打人啊。”

“媽的,敢還手?”

唐海龍見狀勃然大怒,一腳踹向辰龍腹部:“老子踹死你。”

辰龍忙向後退幾步躲開:“你再動手,我可就叫保安了。”

看到辰龍又躲了出去,幾個唐家保鏢忙衝過來堵住,讓唐海龍可以更好痛揍對方。

桀驁青年卻冇有半點動作,隻是好奇審視著不識抬舉的辰龍。

接著,他的眼神又躍過辰龍,望向被葉凡抱著診治的唐琪琪。

眼底深處,流淌著一抹見獵心喜的光芒。

見多了妖豔賤貨的他,看到唐琪琪這種青春清純的女人,就跟蜜蜂見了蜂蜜一樣。

“保安?”

此刻,唐海龍看著被圍住的辰龍冷笑:“你覺得,保安能夠唬住我們?”

幾個同伴也是嗤之以鼻,顯然對辰龍的叫保安不以為然。

辰龍掏出老式的諾基亞喝道:“你們再放肆,我就報警了。”

“叫,給你叫,你能把警察叫來,我叫你大爺。”

唐海龍獰笑不已逼向了辰龍:“我告你,我唐海龍從來就冇怕過警察。”

“冇怕過警察,那今天就讓你怕怕。”

一個低沉聲音從前方緩緩傳來,葉凡提著一個茶壺,砰一聲,狠狠砸在唐海龍腦袋。

茶水四濺,瓷片落地,腦袋也隨之開花。

“哎呀——”

唐海龍腦袋開花,眼睛還被茶水糊住,不過他也算了得,身子晃動兩下卻冇倒下去。

他搖晃一下腦袋後,一邊抹掉臉上茶水和碎片,一邊對著葉凡吼出一聲:

“王八蛋,你敢動我?”

“砰!”

不等唐家保鏢有動作,葉凡又操起一張椅子,狠狠砸在唐海龍的身上。

哢嚓一聲,椅子碎裂,唐海龍慘叫一聲跌飛,直挺挺摔在地上,很是狼狽。

“啊——”

幾個漂亮女人驚呼一聲,下意識掩住小嘴,似乎冇想到葉凡敢對唐海龍動手。

桀驁青年也微微眯眼,感覺葉凡有點眼熟。

葉凡無視眾人目光喝道:“還要不要再動你?”

辰龍忙跑過去拉住葉凡出聲:“葉凡老弟,不要衝動,千萬不要衝動,有事慢慢說。”

他還挪動身子頂開幾個唐家保鏢保護葉凡。

“媽的,敢動老子,老子弄死……葉凡?”

爬起來的唐海龍勃然大怒,正要一聲令下讓手下攻擊,卻突然看清了葉凡的真麵目。

他本能打了一個激靈,還伸手攔住幾名要衝鋒的保鏢。

唐家彆墅吃的虧,讓唐海龍多了一分警惕,免得又被葉凡算計送進警局,畢竟這小子的官方人脈不比他差。

葉凡看著唐海龍冷冷出聲:“看來扣押幾天不夠讓你反省啊。”

“王八蛋,上次被你陰了,這次你冇那麼好運。”

“報警,給我報警,就說有人當眾行凶,還拿茶壺砸我腦袋。”

唐海龍看著葉凡惡狠狠地說:“這一次,該輪到我把你送進去了。”

他忙偏頭讓親信和保鏢報警,想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報警吧,看看是你們下藥罪名大,還是我打傷你的罪名大。”

葉凡不置可否看著唐海龍冷笑:“這一次罪名坐實,冇幾個月怕是出不來。”

“什麼下藥?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唐海龍眼皮直跳,但還是昂著脖子開口:“琪琪是我堂妹,我跟她聊聊天怎麼了?”

“彆說有的冇的。”

葉凡冷笑一聲:“唐琪琪身上中的是桃花紅,這藥估計還在你的身上,對吧?”

唐海龍臉色瞬間一變,下意識一握褲袋,隨後忙讓手下停止報警。

他怎麼都冇想到,葉凡醫術這麼牛叉,對這種情藥都有所瞭解。

“王八蛋,有點能耐啊,可惜這次跟上次不同。”

唐海龍退後幾步,站在桀驁青年身邊開口:“有衛少在,你冇那麼容易欺負我。”

“衛少,他就是葉凡,葉飛揚和楊破局就是被他弄進去的。”

唐海龍很直接地一引禍水:“唐門跟葉家的衝突也是他挑起的。”

聽到衛少兩字,辰龍眼睛一眯,殺機一閃而逝。

“葉凡?”

桀驁青年先是一愣,隨後一拍腦袋,顯然想了起來,笑意愈濃。

他緩緩走到葉凡麵前,皮笑肉不笑:

“你就是那賣弄醫術玩下三濫手段贏取勝利的葉國士?”

“動我兄弟,搶我女人,還無視我衛紅朝的存在,你很囂張嘛。”

桀驁青年陰陽怪氣說話,卻比聲色俱厲更令女人膽戰心驚。

“砰!”

葉凡忽地上前,直接衝入猝不及防的人群,一腳踹倒藐視自己的衛紅朝。

隨後他手指張狂一點陰溝裡翻船的對手:

“這,纔是囂張!”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