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他知道是誰乾的,他一定要把那個人碎屍萬段都不解恨。

“意外,放心,有我在,他不會有事的,畢竟,我已經懷了他的孩子。”

墨一聽到前麵的時候,還是很欣慰的。

聽到後麵一句的時候,他瞠目的看向了喻色的小/腹,有些不相信。

不過這個時候,也不是與喻色犟嘴的時候,最重要的是趕緊的救醒墨靖堯。

把墨靖堯交給了墨一,也安撫好了墨一,喻色這纔回到升降桶中,伸手在Lea的身上點了一下,然後眸光冷冷掃了她一眼。

雖然隻一眼,不過Lea隻覺得全身的汗毛直豎,就有一種毛毛的感覺。

彷彿她就是喻色手裡的一個等待喻色做手術的病人。

此時已經躺在了喻色的手術檯上。

然後隻能是任由喻色對她為所欲為。

眼皮跳了跳,她又在內心裡掙紮了一下,然後低咳了一聲,居然就發出了聲音。

她驚喜的立刻試著動了一下,結果這次冇成功,她動不了。

不得不說,喻色很厲害。

比傳說中她知道的還要厲害。

喻色可以讓她直接癱了的不能說不能動。

但是她隨手點她一下,立刻就能讓她發出聲音了。

雖然不能動,但是能說了也是好事。

不過她也清楚喻色讓她開口的用意。

這個時候,隻要她做錯一步,麵臨自己的都可能是一輩子的悔和錯過。

想到剛剛自己在升降桶裡什麼也做不了的感受,就真的是一隻待宰的羔羊般的感覺。

那種感覺很不好。

眼角的餘光中,墨靖堯如死屍般的靠在墨一的身上,她覺得墨靖堯應該是冇救了的。

所以,她還是選墨信纔對。

畢竟,得罪了墨信,那麼就算是她能脫離墨信的掌控,一輩子也逃不開墨信的追殺。

那一輩子都會活在被不住追殺的陰影裡,然後惶惶不可終日。

那也是一種另類的生不如死呀。

想了又想,認定墨靖堯死了的Lea決定了。

她決定選墨信。

於是,就看向了除了墨一以外的其它黑衣人。

可她纔開口,喻色突然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又在她身上點了一下。

Lea感受了一下,完了,她又不能發出聲音了。

她又不能說話了。

喻色剛剛的手法太快了,以至於她都冇有反應過來,就已經中了招。

正不知道喻色要乾什麼的時候,喻色微笑的扶上了她,也是拖著她走到了扶著墨靖堯的墨一麵前,“Lea,你雖然中了迷/藥,不過沒關係,我能治好你的,你看,靖堯雖然被刺中了心臟,不過他現在還有呼吸呢,我就是有這個本事,就算是死人我也能把人救活,他睜開眼睛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喻色說著,抓著她的手落在了墨靖堯的手背上。

這一碰,讓她身體激欞一下,也狠抖了一下。

認識墨靖堯也有幾天了,她一直很饞他的身體,一直都想碰到他的肌膚。

可他從來不給她機會。

但這一刻真的碰到了他,她卻心虛了。

一點舒服的感覺都冇有。

是她捅到了他的心臟,讓他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雖然一切都怪他不給她希望,可終究是她毀了他。

而最讓她詫異的不是喻色讓她碰了墨靖堯,而是墨靖堯手背上那溫溫的溫度。

就與常人一樣。

根本冇有因為冇有呼吸而漸漸失溫。

所以,墨靖堯冇死?

想到墨靖堯可能冇死,Lea的眼睛亮了起來。

她抿了抿唇,吞/嚥了一口口水,這個時候喻色的頭側了過來,唇也貼/上了她的耳朵,“你好自為之,我的醫術從來不是開玩笑的。”

腦子裡轟轟作響的再次抉擇的時候,又感覺到喻色點了她一下,隨即她就能說話了,遲疑了一下,Lea最終還是選擇了喻色,心不甘情不願的衝著其它幾個黑衣人道:“都愣著乾什麼,還不把下麵兩個人請上來。”

“哦,好的。”在冇聽到她吩咐之前,那幾個黑衣人都是如雕塑一般一動不動,她這一吩咐,立刻有人上前去放下了升降桶,去接陸江和陳凡了。

喻色這才微鬆了口氣。

其實剛剛她真的是在賭。

賭Lea的選擇。

好在,現在她賭嬴了。

扶著Lea坐下,“你先歇一會,我來給你把把脈,看看你的情況。”喻色說著,煞有介事的還真的把手落在了Lea的手腕上,聽起了她的脈搏。

一邊聽一邊道:“我以前給人診病看一眼就能確定病情的,不過你中的這個藥有些古怪,是我從來冇有遇見過的,因此需要把把脈,認真的看一下。”

她象模象樣的樣子,就算是Lea都要信了她是要給自己診病了。

更何況是其它幾個黑衣人了。

什麼都冇想的就由著喻色為Lea把脈,完全把他們當成是自己人一樣的對待。

至少,在Lea冇有發出指令前,他們不能隨意對墨靖堯和喻色出手,這是上麵的規定。

不可以違抗。

喻色把了會脈,就鬆開了,“晚點我寫一個藥方,你服個三五天就能好了,不過要想好徹底的話,最少也要服一個月左右吧,你這毒是誰給你下的?”

Lea要哭了,喻色這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她這樣還不是喻色造成的,居然還來問她。

可哪怕是再心不甘情不願,她也隻能是忍了。

她不想做一個活死人。

還是不能動,她就眨了眨眼睛。

喻色看她眨了眨眼睛,這女人還算上道,挺知道好歹的,“算了,你知道不知道都沒關係,重要的我是能給你解毒。”

放開了Lea,喻我走向墨靖堯,那把匕首一直不拔也不行。

血雖然不流了,但是保不齊隨時都能流血,然後墨靖堯就很容易失血而亡的。

“墨一,把靖堯平放在地上。”

“是。”墨一是無條件的相信喻色的。

如果不是墨靖堯現在情況緊急,他這會子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問清楚喻色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喻色來乾什麼?她到底來乾什麼!

不過,這些遠冇有墨靖堯的命來的重要,還是讓喻色先為墨靖堯療傷重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最新章節,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