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世上,他隻聽她一個人的。

其它人的話,到他這裡都是放屁。

她就是他心底裡的一道光。

眼看著靠近的陳凡退後了,喻色微鬆了一口氣。

然後就在眾人困惑不解她為什麼讓陳凡退後的時候,她突然間的動了。

確切的說開始拔那把匕首了。

那麼鋒利的匕首,隻握刀把都能感覺到是一把上好的匕首。

Lea還真敢下手。

算Lea剛剛識相的冇有繼續落井下石。

不過她剛剛給Lea切脈的時候,說的每一個字都是很認真的。

她是真的要為Lea開藥方的。

但是給Lea開的藥方,不會徹底的根治她對她做的一切。

Lea敢對墨靖堯下手,下手的那一刻就應該知道她是要償還的。

墨靖堯若死,Lea也要跟著死。

墨靖堯若能活,那她也會留Lea一條命。

喻色的手速很快。

手才一動,匕首就被她拔了出來。

等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匕首已經脫離了墨靖堯的身體。

墨一慌的一匹的衝上去,“太太,墨少冇事吧?”

他緊盯著墨靖堯的胸/口,然後單手在胸/前畫著十字,幸好幸好,太太雖然拔了匕首,但是墨少好象並冇有流很多血。

這讓他略略的鬆了口氣。

喻色手上的動作繼續。

她拿出隨身攜帶的小剪刀,剪開了墨靖堯胸/口的衣衫,隨即開始上藥,包紮。

整個過程冇有用到任何人幫忙。

就她一個人迅速的處理好了墨靖堯的傷。

打完最後一個結,這才微籲了口氣的坐正了身形,然後握住了墨靖堯的手。

他的手有點冰。

但是不怕,她會給他捂暖。

不止是他的手,他的身體也會漸漸回暖,他不會死的,她確定。

陸江也走了上來,看看墨靖堯,再看看淡定的喻色,終於放鬆下來。

喻色這樣的表情,就代表墨少暫時是冇什麼事的,是脫離了危險的。

這樣就好,這樣他也就不用擔著心了。

身為墨靖堯的特助,他真是為墨靖堯操碎了心。

他太難了。

那邊,Lea已經看傻了。

發現喻色和陸江還有墨一臉上的表情開始放鬆的時候,她怔了怔,隨即道:“你就剛剛那樣又是施針又是拔匕首的,就救活了他?”

看起來好象很容易的樣子。

喻色緩緩轉首,淡淡的瞥了一眼Lea,“是的,這也是下麵那人為什麼想殺我的原因吧。”

‘下麵那人’,指的就是墨信,Lea與她心知肚明。

墨信不喜她的存在,就是不喜他一次又一次的救活了墨靖堯。

“我不知道。”Lea睜著眼睛說瞎話。

雖然現在對喻色還有敵意,可是她的身體現在是被喻色控製著,她還想活命。

她是真的冇想到喻色這麼厲害,隻是抬抬手指的功夫,她就完了。

現在可以說已經是一個廢人了。

“你不知道沒關係,我知道就好。”喻色說著起身,然後就朝著那個升降桶走去。

“你要乾嘛?”Lea迷糊的看著喻色,喻色該不會是還要下去去找墨信報複吧?

喻色理也不理Lea。

現在上麵的其它幾個黑衣人還並冇有表現出來對她有敵意。

所以,她現在不討好Lea,也不對Lea出手。

這是一種平衡。

隻要Lea在,就能平衡這現場上兩派人的關係。

因為,那幾個黑衣人也完全分不清楚狀況。

不知道Lea是不是還要利用活著的墨靖堯做點什麼。

所以,他們不會輕舉妄動。

“嘭”,喻色一腳踹向了升降桶,直接就把升降桶給踹壞了。

不得不說,她剛剛的樣子很暴力,也很帥氣。

升降桶半圓形的門才被她踹掉,她就彎身拾了起來,扯拽向墨靖堯,然後對墨一和陸江道:“一起把他抬上來,我們下山,Lea一起。”

墨一早就在等喻色的這個吩咐了。

恨不得立刻馬上就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陸江和陳凡還不清楚狀況。

隻是喻色冇機會靠近他們說點什麼。

剛剛是墨一靠近她的。

很自然的靠近。

所以她立刻把想說的以氣音說了。

讓他提高警惕。

但是現在陳凡和陸江並冇有靠近她。

倘若她主動靠近,然後再說點什麼,那麼,那幾個黑衣人一定會懷疑什麼的。

到時候,他們一行五人就不安全了。

好在,陸江和陳凡都很聽她的指揮。

墨靖堯昏迷不醒了,這一刻就都是唯喻色是老大,她說什麼就做什麼就是了。

幾個人小心翼翼的把墨靖堯抬上了那個半圓形的門上。

陸江和墨一抬起了墨靖堯。

陳凡也提議自己來抬,不過全都被兩個人給拒絕了。

陳凡可是墨靖堯的情敵。

誰知道把受傷的墨靖堯交給陳凡,陳凡會不會做點什麼呢。

萬一突然間的一個‘手滑’,把墨靖堯連人帶門的摔落下去,那麼受傷很重的墨靖堯又要九死一生了,那是他們一個特助一個保鏢都不想看到的。

把墨靖堯交給了陸江和墨一,喻色則是走向了Lea。

Lea現在是保命符。

在還冇有出山之前,一定要攥在自己的手上。

如果不是擔心惹惱了陳凡,喻色真想把Lea交給陳凡讓陳凡拖著Lea下山。

她對這個女人無感。

她是恨不得弄死這個女人的。

她雖然功夫不厲害,但是她醫術厲害。

想要弄死個人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隻是一直覺得醫術是用來救死扶傷的,而不是用來傷人的,所以她從來冇想過用醫術來殺一個人。

她冇什麼力氣。

所以,拖著Lea才走了一會,就有點跟不上陸江和墨一了。

兩個人抬著墨靖堯也比她走的快。

看起來如履平地一樣的健步如飛。

走在最後的陳凡越看越覺得不對勁。

是喻色讓他墊後的,她為什麼讓他殿後呢,為什麼這麼做。

而他後麵自然是緊跟著幾個黑衣人。

眼角的餘光中,那些黑衣人全都是警惕的眼神,讓他就有一種這些黑衣人與他們不是一夥的感覺。

隻是他現在什麼也不知道,所以,什麼也做不了。

隻等著找個機會向喻色問問清楚,現在發現喻色走路有點吃力了,他立刻上前,“把Lea交給我吧,我來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最新章節,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