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囚 第三百四十八章 大鬨地宮(上)

小說:仙囚 作者:士子遊 更新時間:2022-12-22 20:58:33 源網站:SiLuKe

-

琥珀廊、碧玉觴、金足樽、翡翠盤,食如畫、酒如泉,風琴涔涔、鐘聲叮咚。

宮內四周裝飾著倒鈴般的瓷樣,花萼潔白,骨瓷樣泛出半透明的光澤,花瓣頂端是一圈深淺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

地霧騰騰,台基上點起的檀香濃煞至極。

酆都羅山山體下三千尺深的無數地宮中,有一座地宮叫大都宮!

此宮是所有地宮中規模最大,也是最富麗堂皇的。

殿內的金漆獄燊寶座上,都宮正殿聚滿了大大小小的地官司官以及冥官,人人都坐在像人頭骷髏般的冥司座位上。

本來是打算高高興興的拷問一名人間修士,冇想到拷魂不成,反倒讓這該死的人間修士因禍得福!

以最惡毒的油鍋炸他的膚,炸他的肉,還要炸他的骨。

竟而冇死!

反倒是用鋼叉叉這年輕人的牛頭馬麵的馬大哥被炸死在油鍋裡麵。

接著他們聽了冥司陰皇的建議,用自家的地宮至寶降伏他。

也是冇用!

煉了他三天三夜,非但冇死,反而還自個兒鑽出來,直接瞬殺掉飛往太陰三色爐下麵探查情況的小獄官。

眾官由此得出一個結論。

這人是個妖孽!

油鍋炸不死,地宮至寶也煉化不了他。

那就唯有用武力鎮壓他,必然將他鎮殺在大都宮內!

“妖孽,管你是何方神聖,是從石頭裡麵蹦出來的,還是從深海裡麵遊出來,今日必將你鎮殺在此。”

率先打破常規的是五形司的中的一位生形司。

話語一出,就冇打算再讓這廝猖狂幾時,現在的大都宮內到處瀰漫著狂廝的眼眸之光,熠熠閃光,完全看不清楚那道人影了,唯有光!

竟是如此的狂妄!

根本就不講他們諸官當個人看,所以這位總錄司才迫不及待的要鎮壓猖狂之徒。

“東鬥鬥中生氣司,西鬥鬥中生形司,南鬥鬥中中禁司,北鬥鬥中中命司,四司聽命,擒殺此人,不論死活!”

“生氣司領命!”

“生形司聽命!”

“中禁司唯命!”

“中命司喏!”

嗖嗖嗖,一個呼吸的時間而已,五個司官聯袂而起,身影似幽似魅,快得不可捉摸,直接來到那道看不清人、隻能瞧清眼眸之光的模糊身形前。

每官抬起一手,凝於袖口,轉上那麼一個呼啦圈,一股股冥獄之氣陡然之間破體而出,翻浪攪海,浪起浪動。

聖惟**!

冥隨身動,法隨意動,獄力顯大象。

生形司,鶻睛鷹眼虎頭顱,燕頷猿臂惡狼軀,背上有飛刃,一步穿楊柳,轟的一聲直接要將年輕人陽生子飛個稀巴爛!

生形司,鏤銀鐵甲似凝霜,鑽天鳳翅迎風颺,威武豪雄其,揮舞雙流震四方。

此雙流是生形司一道道冥力附身在自己身上飛速形成的強絕霸道之力,因為自身的冥獄起一邊狂噴出自己的身體外,又於一個呼吸的時間狂迴向自己的身體內,所以看上去就是雙流,猶如一道道駭人至極的惡龍之流,且虛影虛現。

雙流形成之際,也是他快速到陽生子身邊之時,根本冇有任何一絲猶豫,直接邪捲了過去。

中禁司,臂寬腰細麵如霜,黑髯三綹尺餘長,飛駕巡行,奪命十字追魂鉤何在!

一個鉤巴巴的奪命十字追魂鉤自手掌心緩慢凝聚且開始成型。

接著一刻,掌心上突顯無比濃鬱的黑氣,細細一聞,味道極其之噁心,又極其的惡臭,聞了就想吐一口,再聞還想吐!

直至一鉤直入心魂的奪命十字追魂鉤自中禁司的掌心上懸飛了,那惡臭味才隨之消散,但緊接著的便是能讓靈魂都抖上三抖的亡魂意味!

獄授鉤鐮霸氣彰!

此鉤鐮十字架型,可奪命,可追魂,當然也可以殺魂。

中禁司手攜奪命十字追魂鉤稀裡嘩啦在高空亂揮一通,直接向年輕人陽生子鉤去,欲要一鉤勾去他的頭顱,更要勾去他的神魂!

中命司,丹砂胎記曳紅毛,黑皮赤發似山魈,耿耿忠魂湧大潮,一千斤閘驀然自中命司的頭頂上顯現出來。

鐵青色,虎豹型,閘刀亮鋥鋥!

就這剛一顯現出來的時候,大都宮中稀薄的空氣陡然快速閃湧閃動,氣流更是嗡嗡作鳴,可怕的一匹。

中命司陡然間伸出一手,輕輕點向頭頂閘刀,刀口輕動,無數刀壓在刀口子上顯現。

再者之後,中命司領銜千斤之閘破空飛去,欲要一閘閘司該死的人間修士。

總錄司,青睛銀臉九紋獄,拔山扛鼎世間雄,麵目猙獰間,體膚烏黑性蠻粗,凶橫彪悍賽和菟。

冇有喚出自己的殺人武器,隻是全身像個小氣球一般被層層球泡包裹住。

即刻一瞬間,總錄司麵目一憎,輕輕默唸上一語,層層疊疊的猩紅熱氣泡便向年輕人陽生子迅速飛去。

一層包裹著一層,氣泡色無窮之多。

獄色鎮天!

五名司官使出各自神通冥法。

冥法一出,大都宮突顯慘絕人寰地獄狀,這樣的表象極其可怕。

眼瞅著五人冥法神通即將要近身至陽生子麵門三寸處時。

完全看不清人影的陽生子,兩眼大湛太虛之光,卻是像太陰三色爐中的縷縷太陰玄力充斥在年輕人無邊無際散漫的眸光異彩之中。

僅是半絲半縷而已!

太虛之氣隨物形,天聲地聲由此生,小或簸盪吼河海,大將觸搏流風霆。

陽生子,隻是睜著眼回身望來,兩束眸光經天緯地,日月曉動,都宮大顫!

逍遙宇內,一光,鬼駭神驚,似乾坤之彰,眸光光璨亮四方。

人眼開天!

破!

東鬥鬥中生氣司,西鬥鬥中生形司,南鬥鬥中中禁司,北鬥鬥中中命司,中鬥鬥中總錄司的五人冥法神通直接在這眸光衝來撞擊之時直接潰敗。

再者之後。

再去!

人眼開天之眸光再殺五名大司官。

“不好!他竟然在咱們的地宮至寶得了造化,開了人眼,成就太虛眼。”大都宮內的一地官望著五名大司官被殺死地一幕,驚恐般地張著嘴,嘶啞吼叫了起來。

無法置信,不可置信,不敢相信!

但實實在在的年輕人陽生子就是得了造化!

是在他們自家的地宮至寶裡麵得到的造化。

妖人。

“今日不論他得了怎樣的造化,也得死在這裡,欲相司女,施展你的欲相術封印住他的眼眸之光,看本座殺他。”有一悍將製式模樣的冥官,即刻沉聲說道。

隻見他持著戟把著劍,腳下卻馭騎著日月星辰光氣!

非常神奇,也非常怪異,但是他那身上的氣息波動卻與人間修士完全不同,冥獄之氣無比濃厚。

此話剛一出,諸多座位中便淩空飛起一位有穿著盛服豔妝,身材豔誕,魔飛色舞的欲相女。

冶容多姿鬢,靡香已盈路,欲相術·八絕欲!

直直朝陽生子飛去的欲相司女,在她使出獄法的那一刻,自己的身影突然之間變的無窮之多,且邪魅無比。

有婀娜多姿的身影,顫著腰肢款款行來。

也有嬌滴滴般地楚楚可憐身影,半鞠著身,挽著袖飛速懸浮而來,但是她的麵容卻無比滲人可怕!

更有火辣辣脫了上半身豔服的女子身影,在朝著陽生子他那無邊無際的眼眸光色,蓮步走來,走來的期間,不時發出香吻。

這一個個香吻卻形成實質性的小紅心,一個接著一個朝著陽生子的眼睛飛去。

……

足足八道!

陽生子的眼眸之中猛然間眉飛色舞。

而他那雙眼射出的神采光芒也逐漸開始黯淡。

就是此時!

一悍將製式模樣的冥官,左手持著戟,右手把著劍,瀟灑飛去。

日辰戟·月辰劍!

削天辟地!

轟然隆動一聲。

濃鬱至極的星辰光氣在他左手戟、右手劍呈現,卻愈演愈烈,直至最後,都宮中滿是繁天辰星氣。

唯有一杆大戟!

再加一柄長劍!

斬。

卻有迴歸正常眼眸的年輕人,淡淡一笑。

暫時封印了他的眼眸異光又如何。

不借用外力照樣打死你們!

伸出一手,一拳砸去。

轟!轟!轟!

隻出三拳!

兩拳退劍戟,

一拳爆頭顱。

大日神照拳。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仙囚,仙囚最新章節,仙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