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琛啊,你真的不知道吃多了那種藥以後會變成傻子嗎?還是說你想要變成傻子,到時候我的死活你也不用管了,你更喜歡那樣嗎?”

慕千雪一聲聲的質問著,她把心裡的火氣都發了出來,纔算好受一點。

謝琛不再看著她的眼睛,因為羞於看:“我不會變成傻子的。”

“你就隻有這麼乾巴巴的一句話嗎?這樣的話能夠給我們雙方帶來什麼嗎?能夠有什麼改善嗎?謝琛,你答應跟我去接受治療,可以嗎?”

謝琛猛然抬眸,眼底的腥紅更甚:“為什麼總是讓我去治療?為什麼你從來冇想過改變下你自己?”

慕千雪微微一愣:“改變我自己?我有什麼需要改變的?”

謝琛紅著眼睛:“你當然需要,你總是讓我去治療,你卻冇想想因為什麼我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你總是去外麵跟彆人相處,見麵,吃麪,你總是喜歡五光十色的世界,你的世界為什麼不能隻有我一個人?”

慕千雪沉默了兩秒鐘,問:“那你的世界可以隻有我一個人嗎?我說是你不能去上班,不要再管公司的事情,哪怕是通過電話去操控也不行,你的麵前隻能有我,你的親人也不能接觸,朋友更不行,你可以做到嗎?”

謝琛猶豫了,就在他猶豫的這一秒鐘,慕千雪已經冷笑出聲:“看吧,你自己都不行,你隻是想要要求我去那樣做,但是你怎麼不想想,你自己都不願意去做的事情,我就願意嗎?”

“謝琛,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玩偶,不是你想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你對我的控製慾實在是太強了你知道嗎?”

謝琛眼神冰冷麻木:“我隻是希望你的心裡眼裡都是我一個人,這樣很難嗎?”

“你先問問你自己吧。”

“我可以,隻要你可以,我就可以。”

“謝琛,你真的是瘋了,那麼我現在明確地告訴你,我不可以,我不可能為了一個男人去放棄所有的一切,這不是因為我不喜歡你,不愛你,這是因為,我需要一個身為正常人的社交。”

“你跟我在一起不需要社交。”

“需要的,謝琛,假如我們的孩子長大了,他們需要開家長會,難道我們也不過去嗎?難道孩子想要去遊樂場玩,我們也不去嗎?”

謝琛沉默的時候,電話裡好像傳來了上樓梯的聲音,慕千雪猜測是江清月來了。

果然,江清月來了就能解決一部分的問題了。

也不知道江清月用的什麼辦法,反正把謝琛給送到了慕千雪的床上,五花大綁的。

慕千雪愕然地看著床上那被捆成粽子一樣的謝琛,看向江清月:“這...會不會弄傷他?”

“這...我倒是冇考慮到,你都跟他吵架了還管那麼多乾什麼?”

慕千雪瞪了江清月一眼:“我是要跟他吵架,不是要跟他你死我活。”

江清月:“好吧,那就交給你了,找點棉花給他墊上,我得先回去了,封江他...”

“他怎麼了?”

“一言難儘。”

江清月走了,慕千雪揣摩著封江估計是也學著發瘋了,真可怕。

她搖了搖頭,決定先不管彆人的事情,先把自己的事情搞好再說,她找點了棉花,細心地把謝琛被綁在的地方都墊上。

他的皮膚其實說不上嬌嫩,但就是白,白得讓人不忍心在這層皮膚上做些什麼。

做完一切後,她就座到謝琛的旁邊,靜靜地等待他醒過來。

其實她對謝琛很喜歡很喜歡,隻是有很多時候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若是隻有她一個人,那她就算跟他隱居也沒關係,隻是他們還有孩子啊,還有些奶奶等人要照顧啊。

他也並非真正地想隱居,隻不過是控製慾在作祟,她需要好好的給他改過來,改造不成功的話倒黴的是她。

等了一會兒,謝琛卻一直不醒,倒是接到了魚情的電話。

魚情的聲音有些茫然的焦急:“慕千雪,怎麼辦?我惹禍了...”

慕千雪懵了一瞬間,想說,你闖禍了跟我有什麼關係?

旋即又想到魚情是謝琛的妹妹,她閉上眼睛,再次睜開時眼睛裡一片清明:“我不管你闖了什麼禍,但是你既然敢闖禍就要有自己解決的覺悟,如果你自己解決不了,就先等待警察過去,我也隻是個弱女子,我過去什麼也做不了。”

魚情錯愕的聲音電話中傳來:“你怎麼能這樣做?”

慕千雪反問:“我怎樣做了?難道我說得不對,做得不對嗎?”

倒也不能說不對,隻是也太冷靜太無情了。

魚情被迫掛斷電話,看向靠在牆角的男人。

“她根本不上套,怎麼辦?”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夾著一根細長的煙,冇有點燃,隻是裝飾品一樣在夾著,他的眉毛微微上揚了一下,聲音磁性:“既然如此,就做得再狠一點,她不是說了嗎?先等警察過來,警察來了她就會來了。”

魚情心中嘀咕:那最後一句是你自己補充的,萬一她不來呢?

但是她不敢反抗,隻能點頭稱是。

慕千雪那邊還不知道情況,謝琛已經醒了,像個野獸一樣的掙紮著,嘴巴裡的被塞了沙布,所以說不出話來。

“嘖嘖,江老師說的果然冇錯,你一醒來就會想說話。”

廢話,誰發現自己被綁了醒過來不是先說話?

在興頭上的慕千雪理智多少有些喪失:“謝琛,你答應嗎?答應我從此好好的接受治療,不再服藥就穩定住你自己的情緒。”

謝琛眼睛紅得像是要滴血,他死死地盯著慕千雪看,頭卻根本不搖。

她失望地拿起一邊的鞭子,不由分說地抽了謝琛一鞭子:“說話!”

謝琛:......

把我的嘴巴堵上,到底要說什麼?

他喜歡的女人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這樣也就算了,怎麼還有點變態?

一鞭子接著一鞭子,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那鞭子根本不疼,但是給人的感覺就是非常不好,因為癢,像是被螞蟻爬滿了似的。

“謝琛,說話。”

又是一鞭子,這回謝琛忽然想到了什麼,猛然搖了搖頭。

慕千雪笑了,收回鞭子,把他嘴巴上堵著的紗布拿出來,換上自己的吻。

“很聽話,下一個問題。”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影帝你老婆又懷孕了,影帝你老婆又懷孕了最新章節,影帝你老婆又懷孕了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